某電子對抗訓練大隊提升作戰能力:無形戰場礪精兵
發表時間 2017-08-25 15:43 來源 新華網
盛夏時節,黃河灘涂數千平方公里的古戰場上,一場信息化條件下的實兵對抗演練悄然展開——
 
  沒有槍炮隆隆、硝煙彌漫,沒有戰車馳騁、將士沖鋒,只有成千上萬束不同方位、不同頻率的電磁波,在看不見的無形空間進行著勝負決戰。
 
  壓制干擾、信息佯攻、群狼戰術……演訓場上,由某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扮演的藍軍招招出奇,逼迫紅軍不得不在險局危局中探尋應對之策。
 
  沙場無形、較量無聲。他們自組建以來一直在電磁空間“偵、測、擾、防”,砥礪全軍一支支雄師勁旅完成作戰理念、作戰方式的轉變,成為打贏未來信息化戰爭的新型作戰力量。
 
 
 
    2009年,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正式組建,我軍從此擁有了一支為全軍信息作戰部隊訓練提供對手、環境,共同演練訓法戰法的專業電子對抗訓練部隊。圖為某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進行野外實裝考核現場。楊漪麒 攝
 
  使命
 
  自海灣戰爭始的幾場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使人們清醒認識到:無形戰場上的較量,已經成為影響戰爭勝負的關鍵。
 
  “我軍的信息作戰部隊發展很快,但始終缺少訓練對手,也缺少對抗訓練需要的真實的復雜電磁環境。”基地領導介紹說,建設一支電子對抗訓練大隊勢在必行。
 
  2005年,基地承擔全軍首次電子對抗部隊實兵實抗訓練試點任務,臨時組成的電子對抗分隊奉命出擊。
 
  開機調試、跳頻規避、節點中繼……復雜電磁環境下的對抗開始后,來自某集團軍的電子對抗部隊苦頭吃盡,但訓練之后電子作戰能力大幅提升。
 
  之后的短短幾年間,這支扮演藍軍的電子對抗分隊參加演練演習10余次,在對抗中打出了名氣,一支支紅軍部隊也在廝殺中收獲頗豐。
 
  2009年,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正式組建,我軍從此擁有一支為全軍信息作戰部隊訓練提供對手、環境,共同演練訓法戰法的專業電子對抗訓練部隊。
 
  兩年后的黃海之濱,演習地域靜謐無聲,紅軍指揮通信卻長時間處于癱瘓狀態。究其原因,是全新亮相的這個大隊對其指揮通信和協同通信實施了全程不間斷偵察和干擾。
 
  去年與大隊交過手的某集團軍防空旅,今年主動上門。旅長黃會倫說:“我們主動找上門來,就是希望與藍軍多過招多對抗,只有這樣,部隊的實戰能力才能提上去。”
 
  事實上,大隊今年以來已經接連收到來自陸軍、空軍、火箭軍等多支部隊的邀請。大隊長丁兆忠說:“他們都表達了同一個愿望,盡早展開對抗訓練。”
 
  礪兵
 
  2014年的一次對抗,紅軍指揮員在導演部連夜召開的講評會上,把其失敗原因歸咎于藍軍不按套路出牌,未按作戰部署配置裝備。
 
  戰爭不會按照預案演進,敵人也從不按套路出牌。副大隊長李文生說:“我們就是要讓他們在對抗中發現弱項短板,找出解決辦法,最終能夠在未來戰場打得贏。”
 
  那一年,先后有三支部隊與大隊進行對抗。他們專挑紅軍弱項來設置危局、難局、險局,在一次次對抗中讓這些王牌部隊丟盡了面子,也看清了自己存在的短板弱項。
 
  毫無還手之力的紅軍一年后重上演兵場,表現讓大隊刮目相看。藍軍實施大功率電磁干擾后,紅軍通信分隊隨即采用改頻、騙頻等抗干擾手段保持通信聯絡。與此同時,紅軍還通過軟件升級、嵌入信息技術改造,讓裝備反偵抗擾能力成倍增強。
 
  無形空間的對抗,摸不著看不見,勝負之間常有不同意見。2015年的一次對抗結束后,紅軍指揮員并不服氣。
 
  “從干擾的頻率和強度分析,你們的裝備有幾個功能模塊沒有使用。”丁兆忠通過數據回放的方式,復盤對抗期間藍方通信節點所在位置、采取的規避電磁干擾方法,以及紅方在實施電磁干擾中存在的優長不足,甚至細化到天線如何調整等具體操作細節。
 
  紅方指揮員一時啞口無言。
 
  如今,來基地進行對抗的參演參訓部隊,都要跨過大隊設置的“面對面”和“背靠背”兩道關:“面對面”培訓學操作、學機理、學經驗;“背靠背”對抗考分析、考判斷、考處置。
 
  丁兆忠介紹說:“幾個回合的對抗下來,受訓官兵的信息作戰理論和實戰能力迅速得到提升。我們的這些做法也受到部隊的一致好評。”
 
 
 
    2009年,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正式組建,我軍從此擁有了一支為全軍信息作戰部隊訓練提供對手、環境,共同演練訓法戰法的專業電子對抗訓練部隊。圖為某基地電子對抗訓練大隊學習交流現場。吳東東 攝
 
  創新
 
  2016年暮夏,一項電子對抗實戰化訓練拉開序幕。
 
  破曉時分,紅軍裝備屏幕上突然出現20多批類似信號,時多時少、時快時慢,毫無規律,信號數量、參數和樣式變幻之快,讓紅軍一時難以招架。
 
  原來,大隊在與紅軍交手之前,對原有戰術戰法進行針對性創新,并通過自主研發的仿真推演系統進行可靠性驗證。大隊技術組組長韓新文深有感觸地說:“只有平時絞盡腦汁讓紅軍常敗常思,才能確保戰時他能戰無不勝。”
 
  水無常勢,兵無常形。近年來,大隊緊盯前沿、緊跟形勢、緊貼實戰,系統掌握受訓部隊作戰要素的剛性需求,定期召開電子對抗部隊建設座談會、邀請院士專家介紹信息作戰前沿技術,每年開展作戰運用學術研討,清晰劃定了從訓練場走向戰場的“路線圖”。
 
  演習場上的優異表現,源于創新的有力支撐。
 
  記者在大隊采訪時發現,“創新因子”已滲透到作戰研究、戰術戰法運用、裝備技術革新等戰斗力生成的每個環節。此外,他們還專門組建了重點實驗室、信息作戰實驗室、戰術推演室,先后開發出了指揮對抗模擬訓練系統、電子對抗作戰仿真推演系統和信息作戰戰術對抗推演平臺等多個能夠直接用于戰術實驗、戰法推演的平臺系統。
 
  一次任務中,高級工程師馮濤發現,受多種客觀因素的制約,電磁環境構建不能滿足訓練需求,嚴重影響訓練效果。任務結束后,他主動請纓,利用信息作戰實驗室軟硬件條件,研制一套電磁環境仿真軟件,解決了電磁環境構建缺乏輔助設計手段的問題。
 
  針對演訓評估難的問題,他們建立了作戰能力評估指標體系,量化制定紅藍自主對抗檢驗評估的50余條標準,編制出《合同戰術訓練電磁環境數據采集要求》等10余項國標軍標。
 
  2016年,在一次防空實戰化演練任務中,大隊采取“千分制”打分方法和基于整體作戰效果的評估方法,對戰備等級轉換及緊急出動能力、機動展開能力、作戰籌劃能力、單站干擾能力、營連整體作戰能力和綜合保障能力設計了31項評估內容、98個評分點,評估結果得到組訓機關和部隊的充分認可。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