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價值觀的新特征及對策分析
發表時間 2018-12-24 14:51 來源 本站原創

  ——基于9省(區)6887名高中生價值觀發展現狀的調研

  李蔚然 李祖超 陳 欣

  價值觀是人們對價值和價值關系的理解和追求,是價值判斷的重要尺度和標準,是價值選擇和價值行動的持久動力源泉。高中生是青少年群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關注并解讀現實社會中高中生的所思、所想、所言、所為,是我們全面了解和掌握高中生思想實際的必要前提。因此,探究高中生價值觀發展的新特征具有重要意義。

  一、相關方面的主要研究

  自20世紀30年代Allport 制定“價值觀量表”對人類價值觀進行開創性研究以來,價值觀研究一直受到學界的青睞。國內外對人類價值觀研究已廣泛而深入,青年尤其是大學生則是研究對象的主體。在國內涉及高中生(青少年)價值觀發展特征的研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以下成果。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在1988—1990 年先后兩次對4357名城鄉青年進行的價值觀調查,認為青年人價值觀的演變特點包括:群體本位取向向個體本位取向偏移,單一取向向多元取向發展,世俗性的價值目標日趨取代理想主義的價值目標。林崇德于1998 年對不同年齡階段的青少年價值觀進行比較研究,發現青少年的價值取向表現出較穩定的發展趨勢,即從注重服從權威到注重平等、公正,從強調個人利益到關心他人與自己的關系,再到看重自我需要和自身發展。沈潘艷、辛勇等于2017年對1464名青少年進行了價值觀調查,并與1987年、1998年、2004年的調查結果進行比較分析,結果表明,青少年價值觀的個人主義和現實化取向進一步增強,具有明顯的后現代價值取向色彩;1998—2004年,終極性價值觀的變化幅度較小,2015年較前三個時期變化非常大;四個時期工具性價值觀的變化是一個漸變的過程;根據青少年價值觀出現的新情況,要有針對性地加強教育和引導。國外涉及高中生(青少年)價值觀時代特征的研究較少,主要側重于研究價值觀的分類及測量等問題。

  通過文獻梳理發現,相關研究涉及范圍較廣,研究成果頗多,但仍存在一些不足。一是對青少年價值觀發展的現狀研究集中在大學生群體,單獨研究高中生價值觀發展現狀及特征的很少。盡管大學生和高中生仍同屬“青少年”這一群體,但二者的思維存在差異,因此,將二者進行區分研究顯得更具科學性和準確性。二是問卷的構建內容主要是借鑒國內外已有的量表或問卷進行調查,雖具科學性但與我國的實際國情有所偏離。三是研究樣本總量較少,調查的地區也不具有廣泛代表性,難以佐證當前全體高中生價值觀的時代特征。針對上述問題,本研究將價值觀進行解構,選擇當前受社會變遷影響較大的與高中生現實生活關系密切的幾種價值觀作為分析研究對象,以全國9省(區)6887名高中生為調查對象進行調研,以期深入了解高中生價值觀的新特征,高中生價值觀發展存在的深層次問題,探討促進高中生價值觀健康發展的新策略。

  二、高中生價值觀發展現狀調查問卷的編制

  (一)研究設計

  1. 研究思路本研究采取問卷調查法和訪談調查法,選擇遼寧、江蘇、廣東、湖北、湖南、江西、陜西、廣西、貴州等九省(區)進行抽樣調查采集數據,利用SPSS24.0對回收數據進行信效度分析和缺省值處理;運用臨界比值法進行項目分析,以確保具有良好的區分度。

  2. 問卷設計

  本研究基于對價值觀如何解構詳細討論,在訪談近200名高中生及教師等的基礎上,參照經典測量理論(CTT)、探索性因子分析(EFA)和驗證性因子分析(CFA)等方法對問卷進行設計。在此基礎上組織專家討論,修訂問卷,確定了高中生價值觀的具體維度以及各個維度下的題目編寫。我們從職業價值觀等四個方面對高中生價值觀現狀進行調查。在高中生價值觀發展的影響因素上,從個人情況、家庭特征、學校教育、社會大環境四個維度來分析。為考察問卷的科學性,本課題組在調查問卷基本定稿后進行了小樣本預測(高中生55人),對問卷的各項題目深入分析,調整并刪除某些意義不大、相關性不強的題目。問卷包括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個人信息,圍繞性別、地區、家庭狀況、學校類別等設8道題;第二部分為價值觀的發展現狀調研;第三部分為價值觀的影響因素調研。

  (二)研究對象

  本研究正式調研選取9省(區)的8410名高中生為調研對象。調研于2017年5月和6月進行,問卷回收后,剔除無效問卷,有效問卷共6887份,有效問卷回收率81.9%。

  (三)數據處理與分析

  一是使用SPSS24.0對主成分分析法的適用性做出檢驗。本研究中各維度問卷KMO值范圍0.719~0.922,依據Henry Kaiser的觀點,KMO值在0.7以上的適合做因子分析。同時,Bartlett's 球體檢驗的近似卡方值達到顯著水平,適合做因子分析。

  二是運用極大方差法進行正交旋轉分析求出旋轉因子負荷矩陣,項目的選取標準為因子負荷大于0.5,以特征根值大于1作為因子提取的標準。各維度問卷提取公因子的累計方差比率范圍為49.167%~72.236%。在市場研究的實際項目中,方差貢獻率達到50%就可以酌情接受。社科類量化研究與市場研究類似,故可以用各維度所提取公因子代表全部因素。

  三是以克龍巴赫系數(Cronbach's α系數)考察各維度問卷的信度,確定各維度因子的Cronbach's α系數在0.725~0.901之間。綜合多數學者看法,總調查問卷的Cronbach's α系數最好在0.8以上,分表的信度系數最好在0.7以上。可見,本調查問卷具有較好的信度與效度。

  三、高中生價值觀現狀的描述性分析

  (一)高中生道德價值觀

  道德價值觀的實質是人們關于自身道德觀念、道德行為對于社會和人的意義的衡量,即個體認為它們在社會生活和交往中的重要程度。在實際社會生活中,高中生追求何種道德生活,崇尚何種道德信條,接受何種道德規范,做出何種道德判斷和道德評價,欣賞并實施何種道德行為等,這一切無不受個體道德價值觀的支配、調節和控制。通過前文主成分分析法所得,課題組對高中生道德價值觀的兩個因子下的指標進行分析,得出以下結論。

  一是堅守社會主義道德規范是當前大多數高中生的選擇。在對一個人取得成功的影因素的選擇上,排第一位的是“刻苦勤奮”,被選率45.1%;排第二位的是“善抓機遇”,被選率是39%;二者均為促使一個人成功的內部因素,其被選比例合計超過八成。而選擇“貴人幫扶”“家庭背景”這類影響人成功與否的外部因素的被選率分別只有6.6%、3.5%。

  二是屈從非正當道德行為仍是部分高中生的手段傾向。被調查者對“通過打擦邊球達到個人目的”的態度選擇上,認為“此乃聰明之舉,我肯定會這樣做”“不算違規違紀,我可能會這樣做”“屬于投機取巧行為,萬不得已時也會這樣做”的選擇頻率總和達到53.2%,選擇“鄙視這種行為,我堅決不這樣做”的也占到46.8%。

  (二)高中生人生價值觀

  人生價值觀是人們對人生問題的根本看法,主要內容是對人生目的、意義的認識和對人生的態度,包括公私觀、義利觀、苦樂觀、榮辱觀、幸福觀和生死觀等。通過前文主成分分析法所得,課題組對高中生人生價值觀的兩個因子下的指標逐一分析,得出以下結論。

  一是先大我后小我是大多數高中生的人生價值評價所向。對于“位卑未敢忘憂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這類觀點,1202人表示“非常贊同”,占總人數的17.5%;3745人表示“贊同”,占54.4%。二者合計占71.9%。21.2%的高中生對此類名言表示“無所謂”,7.0%的人表示“不贊同”。

  二是多樣化的個人選擇是高中生人生價值目標的寫照。大部分高中生都將家庭幸福、誠信友善、實現個人價值視為最重要的人生價值目標,選擇人數占比分別為62.4% 、62.5%、49.5%。此外,愛國敬業(48.2%)、健康長壽(43.8%)、享受自由(43%)、奉獻社會(35.4%)、開拓創新(25.9%)也是倍受高中生重視的人生價值目標。相比之下,成名成家(21.6%)和家財萬貫(16.7%)的受重視程度不高,大多數高中生并未將此視為重要的人生價值目標。

  (三)高中生經濟價值觀

  高中生經濟價值觀是指其對各種經濟事務、經濟關系、經濟行為評價、取舍的態度和觀點。通過前文主成分分析法所得,課題組對高中生人生價值觀的三個因子下的指標逐一分析,得出以下結論。

  一是勤儉節約、理性消費仍是高中生消費觀的主流意識。當受訪者被問及對消費理念的看法時,798人傾向“省吃儉用,勤儉節約”,占總人數的11.6%;4648人傾向“長遠計劃,理性消費”,占67.5%;而傾向“隨心所欲,開心就好”“月光一族,享受當下”“超前消費,享樂為先”這三項的人數合計1441人,僅占比兩成。調查高中生對奢侈品的消費態度時,選擇“追求奢侈品是缺乏自信的虛榮表現”的有1728人,占25.1%;選擇“經濟條件允許會選擇購買”的有4756人,占69.1%。兩項合計占比超過九成,其結果正好印證了上述觀點。

  二是唯富為尊、金錢至上成為部分高中生的經濟價值觀傾向。對“擁有巨額財富是人生贏家的重要標準”的看法,657名高中生選擇“非常贊同”,1317人選擇“贊同”,兩者合計占比28.6%;1716人選擇“不確定”,占比24.9%。

  (四)高中生職業價值觀

  職業價值觀就是一種工作目的的表達,是人們衡量社會上某種職業優劣和重要性的標準尺度。它是高中生對待職業的一種理解和期許,并為其職業選擇、實現工作目的產生導向作用。通過前文主成分分析法所得,課題組對高中生職業價值觀的兩個因子下的指標逐一分析,得出以下結論。

  一是職業的外在價值仍然是高中生擇業的主要考量因素。高中生的理想職業順序依次是企業家(被選率16.3%)、白領(被選率12%)、教師(被選率10.7%)、公務員(被選率10.4%)、醫生(被選率8.9%)、作家或藝術家(被選率8.5%)、軍人(被選率5.3%)、工程師(被選率5.3%)、科學家(被選率4.3%)、網紅明星(被選率3.9%)、個體戶(被選率3.7%)、工人(被選率0.5)%、農民(被選率0.4%)。當企業家成為高中生的首選,未來誰當工人、農民真是個大問題,科學家排位靠后。這值得我們思考。

  二是穩定但注定艱辛的職業卻被高中生避之不及。盡管選擇當教師的比例排在第三位,但選擇進高校、科研院所、中小學這類單位工作的僅占5.7%、5%、3.5%。盡管這類單位工作穩定,但眾所周知,教學、科研是需要坐得住冷板凳且樂于奉獻的苦差事。這類單位的被選率均不到6%,說明高中生不太愿意選擇這類辛苦的職業。工程師、科學家這類以前被追捧的職業,現在都被高中生排在后面,遇冷程度僅次于個體戶、工人、農民等。

  四、高中生價值觀的新特征

  通過價值觀描述性分析,我們發現新時代高中生贊同正面道德手段是獲得成功的決定因素,卻不放棄反面道德手段的助攻作用;人生價值評價趨同,但人生價值目標各異;消費觀念理性,但金錢觀念尚不成熟;職業選擇考慮因素未變,但選擇內容出現位移。如此種種,歸納起來高中生價值觀具有以下新特征。

  (一)堅守與屈從博弈

  當前高中生一方面肯定自身努力在實現道德目標中的決定性地位,不贊同“拼爹”“拉關系”等打擦邊球的實際功效,另一方面又表明自身在遇到實際問題時依然會選擇非正當的道德手段;他們一方面未將“成名成家”“家財萬貫”作為人生重要的價值目標,另一方面卻又認可“擁有巨額財富是人生贏家的重要標準”。可見其價值觀呈現一種矛盾狀態,搖擺不定。事物的發展是內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內因起主導作用。當前高中生清晰地認識到實現個人價值的道德手段主要靠自身努力而非外界投機取巧,值得肯定。認同一個人是否有價值不僅在于個人目標的實現,更是國家、社會、個人三者有機統一的和諧才是最佳狀態。但不少人也傾向對現實生活屈從,為達到個人目的不惜委曲求全,用自身的行為迎合社會的規則,這種微妙復雜的心態尚存,似乎兩種思維分庭抗禮。

  (二)聚焦與離散交互

  在擇業問題上,高中生在考慮就業因素上仍然聚焦于社會評價、薪資福利、穩定程度與發展前景幾方面,與傳統的擇業觀并未有太大改變。但提及具體選擇什么職業時,選項則呈離散狀態。社會的發展尤其是網絡新媒體的出現,衍生出一些新興職業,例如網紅、微商、酒店試睡員等,且國家倡導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又吸引部分學生加入到自主創業、投資眾籌的行列中。這些新興領域由于其本身的新奇有趣同時投資回報較快受到部分高中生的青睞,使得既沒有出現某一職業扎堆被選的極端現象,也讓“科學家”“工人”“農民”成了職業冷門中的冷門。當問及未來誰當工人、農民時,有回答曰“機器人”。有的高中生表示,新興職業可以張揚個性、釋放自我;有的高中生認為,工作相對輕松且來錢較快;還有高中生認為,這是自己成為網絡明星的綠色通道。對于新興事物的是與非、對與錯,我們不能武斷評判,但也要看到這類行業的快速新陳代謝難以持久的事實,應幫助高中生理性應對。

  (三)開放與迷茫交替

  當問及“對于當前網絡上出現一些詆毀抹黑英雄人物、道德楷模等的流言你的看法為何”時,87.9%的高中生表示“這是不懷好意者蓄意造謠,切莫上當受騙,信以為真”。近八成的高中生對于“什么人生價值在我心目中最有或最無價值”,“我該追求什么樣的人生價值”,“我具備何種價值評價才算是一個有人生價值的人”的觀點明朗。但也有近25%的高中生對“擁有巨額財富是人生贏家的重要標準”這一觀點持不確定態度。可見,當前部分高中生對財富多寡呈現出不明朗、不清晰的認識。“人生贏家”絕不僅僅用擁有巨額財富來衡量,一個人成功與否,不應只看其經濟地位,更應該考察其對社會的貢獻。因此,在高中生價值觀尚未定型、仍處在搖擺狀態時,加以正確引導顯得尤為重要。

  五、研究結論與討論

  高中生作為青少年群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價值觀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縮影與折射,彰顯著全社會價值觀的總體變化趨勢。根據高中生價值觀呈現的新特征,針對高中生價值觀發展顯露的深層問題,促進高中生價值觀健康發展可從以下四點著手。

  (一)以平和心態為起點,摒棄傳統固化印象

  從此次調研的結果看,新時代高中生價值觀表現出積極主導、懶怠尚存的矛盾狀況。總體看樂觀向上的價值取向明顯占據主流。高中生由于處在青春期,容易產生叛逆、逆反等心理,因此,對其教育引導,應以平和的心態為起點,避免激發不適的心理反應,出現“既然你這么想我,那我就這樣吧”的消極心態。摒棄傳統的固化印象與觀念,采取積極傳遞正能量與鼓勵為主的做法將有利于增強對該群體價值觀教育的時效性。

  (二)以課程更新為主導,創新教學內容與形式

  高中生的德育,不僅僅限于單一的課堂教學,必須與新時代的新使命、新征程、新理念、新需要和新方法相結合。一是構建中學德育課程的銜接融合。在充分了解高中生學習訴求及網絡新媒體背景下的學習規律基礎上,充分利用校園、課堂、活動等載體,將校園文化課程、活動課程、實踐課程、隱性課程銜接融合起來。二是打造“校園正能量”,實現載體立體交叉,避免“外界負能量”的入侵。三是加強中學課程教學內容創新,開發德育新資源,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紅色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地域特色文化、創新文化、校園文化等融入教學內容,使教學內容豐富多彩、鮮活生動,富有立體感。四是加強教學形式創新,創新教學方法,利用網絡、微媒體、融媒體、自媒體等,采用MOOC、微課、翻轉課堂、課堂辯論、微沙龍等形式,使學生成為課堂的主人,人人都有話語權,個個都能發表自己的觀點,讓真理越辯越明,使學生在討論、辯論中明是非、長知識、受教育,避免說教,力戒灌輸,達到潤物細無聲的效果。

  (三)以凈化環境為手段,分層篩選信息

  網絡等新媒體大眾化已是不能改變的社會存在,其對高中生價值觀的影響亦是褒貶不一,共生共存。一方面,網絡等新媒體的快捷、便捷讓高中生獲取信息的渠道變得多樣而生動,使教育教學更具鮮活性、趣味性;另一方面,來自網絡等新媒體的低俗、惡俗、媚俗信息也對高中生價值觀起著負面的荼毒作用。故而,分層篩選信息顯得尤為重要。一是對信息類型進行分層篩選。加強網絡管理,凈化網絡生態環境。

  (四)以文化熏陶為目標,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浩瀚的中華傳統文化遺產中先進性精華的集合體。它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優秀成分,凝結著中華民族最深層次的精神追求,包含著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呈現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志,彰顯著中華民族歷經風險磨難、飽嘗艱辛困苦而永葆旺盛的生命力。對于高中生群體來說,社會整體文化氛圍的改變會在無形中影響著他們的身心和思維,他們會在整個社會所倡導的價值觀理念中不斷調整個體的價值觀,并使之充分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適應自身成長成才的需要。將優秀中華傳統文化和發展現實文化有機統一起來,塑造良好的社會文化氛圍,通過耳濡目染引導高中生形成正確價值觀是非常有益的。盡管當前社會上依舊存在一些消極、保守、落后、庸俗的觀念、規則和風氣,但通過創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表現形式,讓新時代的中國聲音、中國方案、中國氣質、中國智慧占據社會文化的主流,并使之逐漸深入高中生內心世界,定能為他們健康成長創造廣闊的發展空間,提供正確的理論指導。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教育學重點項目“社會變遷過程中青少年價值觀的發展與影響機制研究”(項目編號:AEA160005)。

  作者簡介:李蔚然,中國地質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博士;李祖超,中國地質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陳欣,中國地質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

  原文出處:《教育研究》2018年第7期。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