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 劉睿 :“生態優先”,厚植縣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發表時間 2019-04-03 09:33 來源 中國科技新聞網

發表:辛夏港濱

  3月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兩會”他所在的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這一新的部署,可以說進一步凸顯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理念邏輯、實踐邏輯和價值邏輯。勾勒出發展的價值取向從著力經濟,到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并重,再到生態價值優先、生態環境保護成為經濟發展內在變量的變化軌跡。

  在“五位一”總體布局中生態文明建設是其中一位,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其中一條基本方略,在新發展理念中綠色是其中一大理念,在三大攻堅戰中污染防治是其中一大攻堅戰。這“四個一”構成一個具有內在邏輯結構的有機整體,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宏觀布局和基本方略、發展理念和近期主攻的生態治理戰役緊密地結合起來,強調了生態文明建設在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尋求縣域經濟發展生態思想上的新突破

  縣域經濟是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單元,是國民經濟的基礎,在整個國民經濟社會發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新時代縣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是國民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也是一個難點所在。縱觀我國縣域經濟發展存在特色產業不夠突出,生態文明觀念淡薄,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產業結構相對單一,技術含量和經濟競爭力相對不足等問題,沉淀成本和既得利益的作用,使縣域經濟發展有了一定的路徑依賴。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恩格斯曾指出“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小亞細亞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為了得到耕地,毀滅了森林,但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這些地方今天成了不毛之地”。自然生產力是社會生產力的前提與基礎,沒有生態自然的寶貴財富,一切社會生產活動根本無法開展,其他一切人類財富都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生態文明建設是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綿延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孕育著豐富的生態文化。《易經》中說,“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老子》中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論語•述而》中的“釣而不網,弋而不射宿”、“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的表達,中國古人歷有生態的依循。晚清學者李漁筆下的“過目之物,盡是圖畫;入耳之聲,無非詩料”,也是這種生態哲學的隱喻。

  當下縣域經濟的發展正面臨與以往迥異的環境,我們必須打破既往的路徑依賴。按照新制度經濟學的觀點,傳統思想的剛性滯阻,往往是一種無效制度安排之所以得以維持的原因。生態環境沒有替代品,用之不覺,失之難存。縣域經濟的生態文明建設是我國生態文明可持續發展的主戰場、主陣地,其成效將直接影響總體效果。所以,縣域經濟在高質量發展中,必須摒棄慣性思維,尋求包括生態思想上的新突破。

  縣域經濟發展的“時空坐標”和“哲學思辨”

  筆者以為,縣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不是不要增長速度,數量與質量是辯證統一的。縣域經濟在貫徹“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高質量發展中,要確立“一個核心思想”,即“經濟發展與生態系統”和“產業集聚與內生動力”。這樣“一個核心思想”,闡釋了縣域經濟的“時空坐標”和“哲學思辨”。“時空坐標”,從空間學角度看,是由縣域經濟的新的要素、節點、軸線、域面、網絡結合、區域協同的區位實體;從時間學角度看,它依循了是近期、中期、遠期,增長極、等級、圈層戰略的相互相融。它體現了縣域經濟發展戰略中發展要素的聚合,產業間的耦合,新增長極空間的組合,一體化建設的融合。它有著規劃與演進的并存,有著空間與時序的兼蓄。

  “哲學思辨”,反映出縣域經濟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系統性思維,注重規律性把握,更加鮮明的發展特質,更加明確的發展路徑,更加強勁的發展動能,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揭示了從確定縣域經濟發展的新戰略,到正視過去增長積累的矛盾和凸顯風險,所著力的包括供給側改革全要素生產率的驅動發展。縣域經濟的發展要讓人民群眾在綠水青山中共享自然之美、生命之美、生活之美,走出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

  廣西在統籌推進產業發展和生態保護中,引導縣域經濟將生態環境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經濟優勢、后發優勢,發展綠色產業、生態產業、循環產業,發展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推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讓農民群眾從生態農業產業發展中得到更多實惠。其百色市的樂業縣、西林縣2個縣,被農業部審定為全國有機農業示范基地縣,有機農產品涉及茶葉、水稻、獼猴桃、肉牛等。其中樂業縣為綜合型基地縣,被驗收評審專家譽為“全國有機農業發展的典范”。

  經濟發展與生態系統,互為感通,相互支撐

  政治經濟學研究的對象包括生產力,生產力的內涵既包括技術層次,又包括社會層次。如果用此視角看縣域經濟的發展,毫無疑問,經濟發展的速度和層級屬于“技術層次”,而經濟的發展統籌兼顧社會、生態、文化等的全面協調,當屬“社會層次”。馬克思主義認為,人與自然是辯證統一的關系,“我們連同我們的肉、血和頭腦都是屬于自然界,存在于自然界的”;人通過實踐構成了自然—人—社會的有機整體;人應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全面提速、成效顯著。關于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等重要內容,深刻回答了包括縣域經濟為什么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什么樣的生態文明、怎樣建設生態文明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深化了我們對人類文明發展規律、自然規律、經濟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

  雄安新區雄縣按照生態的“水城相融、藍綠互映”高起點的要求,著力“生產、生活、生態”的“三生建設”,去年成立了生態文明建設與環境保護委員會。雄縣縣委書記萬樹軍要求,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認識成立生態文明建設與環境保護委員會、扎實做好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重大意義,將生態文明建設和環境保護工作作為縣委、縣政府的中心工作,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歷史擔當,發揚釘釘子精神,強化責任擔當、積極主動作為,努力創造經得起實踐、人民和歷史檢驗的業績。

  縣域經濟發展的“經濟發展與生態系統”,互為感通,相互支撐,找尋其“經濟增長目標函數與生態發展的內生變量”的內在邏輯。在 “生態優先”中,牢牢抓住新一輪生態革命、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新機遇,當下應著力生態經濟、戰略性新興產業、產業服務業、現代制造業的協同推進。而“產業集聚與內生動力”,則要抓住鄉村振興與一體化融合的協同推進。

  “生態優先”,推動內生經濟的增長

  經濟學所述,某一經濟體的發展一般要經歷“馬爾薩斯均衡”,經濟趕超(產業革命)、卡爾多典型事實下的經濟增長(新古典增長)、新經濟分叉(內生經濟增長)等不同階段。經濟體的發展如此,縣域經濟的發展同樣如此。“生態優先”下的內生經濟增長,才是健康的,才能可持續。

  江蘇東臺在近幾年縣域經濟的發展中,依循“融入長三角、建設新東臺”戰略,提出“滬北金東臺”、“建設‘上海先進制造業協作基地’‘上海菜籃子基地’‘上海生態大公園’”、“高水平建設長三角最美‘綠心’”的理念。“滬北”與“蘇北”“江北”,一字之差,窺見其內涵、理念、條件、地位之變。它突破了地理名詞慣性思維的束縛,集區位條件、生態融入、產業對接、動能轉換的內涵“集合體”。這個縣域經濟的“集合體”涵蓋先進制造業的升級轉移、生態農業的圈層輻射、現代服務業的深度融合、商貿旅游業的相融相滲。去年初,東臺針對縣域經濟的鄉村振興,強化內生經濟的發展,先后印發《東臺市鄉村振興戰略行動方案(2018—2020年)》《2018年鄉村振興戰略重點任務》等文件,明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體目標、工作重點和保障措施,加快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2018年東臺農業農村部門創了全國特色農產品優勢區(東臺西瓜)、全國基本實現主要農作物生產全程機械化示范市、全國油菜生產全程機械化示范市、中國綠色生態景區 (黃海森林公園)、全國“一村一品”示范鎮(三倉鎮)5個國家級榮譽。東臺所提的“智慧”和“綠色”的縣域經濟的品牌基因,都顯示出東臺戰略定位的前瞻性、預見性。有著與“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和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共同的理念品格和哲學基礎。近日,落戶東臺的裝機容量為50千瓦海上風電項目協議,由法國電力集團和國家能源投資集團共同簽署。

  “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對于縣域經濟的發展來講,不僅僅是環境的生態,更有生態厚植出的“高質量發展”的“政治學”思考,“生態”體現出集約內涵式的“經濟學”,有著崇尚“文化學”的健康、平等、協調、共享、共存的多種文化的互補與滲透,反映出調節自然-技術-社會關系“社會學”的原理,還有著人與自然和諧生態倫理的天人合一的“哲學”底蘊。

  變生態“資源優勢”,為“競爭勝勢”

  英國學者李約瑟曾經說:“從公元1世紀到公元15世紀的漫長歲月里,中國人在應用自然知識滿足人的需要方面,曾勝過歐洲人,那為什么近代生產力的革命沒有在中國發生呢?”這便是著名的“李約瑟之問”。“李約瑟之問”或道出了近代中國科技、社會、生態的鏡像。“李約瑟之問”至少給了我們包括世界發展的一個啟示:世界發展或面臨多次數、全方位路徑、多維度、生產力、全要素生產關系的協調。毫無疑問,生態文明的建設,正是尋求人與自然、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中國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解決之道。

  近期縣域經濟的“射陽現象”引發關注,射陽變劣勢為優勢,循“綠色理念”奮力后發崛起;調整轉型同步,筑實生態立縣的產業基礎;城鄉深度融合,彰顯新型城鎮化的鄉土色彩;打破路徑依賴,無中生有培育藍色經濟增長極;篤行改革創新,不斷增強經濟發展內生動能。筆者以為,包括“無中生有培育藍色經濟增長極”是一種哲學思考。《道德經》第十一章述,“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哲學不是告訴你有形的東西,而是告訴你無形的東西,涵蓋價值觀念、創新思維等。哲學無實用,實用非哲學,哲學有大用,所謂的無用之用。河南新縣一直堅持“紅色引領、綠色發展”的發展理念和“山水紅城、健康新縣”的發展定位,培育醫藥制造、農副產品加工、智能制造和文化旅游“四個百億級”健康產業集群,打通了“兩山”轉換通道,將進一步拓寬“兩山”轉換通道,探索綠色發展新路。新縣天池讓綠色成為新縣最鮮明的發展特色、最厚重的富民底色。

  “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長;夏三月,川澤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這又是一段人類對自然生態關愛和態度的精彩注釋。“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和“生態文明的四個一”,深化了我們對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作為人類生態文明建設思想史上偉大革命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進一步認識。中國順應了時代發展潮流,在解決國內環境問題的同時,深度參與全球生態環境治理,積極引導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為解決世界性的生態危機提供了中國智慧,貢獻了中國力量,成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

  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要組成部分的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是人類社會及其文明發展史上的一次重大理念變革、發展洞見和科學預見。是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觀”新的理論和實踐境界,蘊含和弘揚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中華民族傳統智慧。為作為人類社會嶄新文明形態的生態文明建設,首次確立了科學的世界觀、價值觀、實踐論和方法論。向前發展了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關系,為馬克思主義補充了面向二十一世紀新原則。縣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根本遵循,在“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高質量發展路上, 讓生態“資源優勢”,成為推動縣域經濟的“競爭勝勢”。

  (袁清,博士,中國人生科學學會事業發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全國總工會中工網特約評論員、澳門國青商學院副院長;
劉睿,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

下一篇:沒有了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