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經濟思想”的高質量發展
發表時間 2018-01-11 11:54 來源 網絡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下午剛剛結束,經濟工作會議系年度的高級別經濟工作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5年來,我們堅持觀大勢、謀全局、干實事,成功駕馭了我國經濟發展大局,在實踐中形成了以新發展理念為主要內容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

  10分鐘前,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受其授權發布了會議公報。

  “高質量發展”,毫無懸念成為2018年經濟工作的主題詞。回顧近幾年的中央經濟工作的主題:2014年提出“中國經濟處于‘三期疊加’的判斷”;2015年提“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2016提“供給側改革”。

  這些體現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主題詞,一脈相承,體現了辯證唯物主義觀和歷史唯物主義觀,有著“整體關聯、動態平衡、自然合理”的哲學價值取向。

  我們知道即將到來的2018年是,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十三五”承上啟下的重要一年,是打贏三大攻堅戰的關鍵之年,也是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

  而“十九大”報告已非常明確我國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

  之所以說毫無懸念,是因為12月8日,中央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工作會議,已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下了這個基調。新華社的通稿提到要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統籌各項工作,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著力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公報稱,經濟工作推進“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筆者以為這是經濟從“高速發展”階段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后,貫徹的“十九大”后新的發展理念。“三個變革”,強調在“穩中求進”的大邏輯下展開。“穩中求進”,已在在去年中央經濟工作上上升為“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鞏固“穩”的基礎,增強“進”的動力。

  筆者以為,“高質量發展”,有其對中國經濟“歷史方位”的統攬,它有著“時空坐標”和“哲學思辨”的支撐。所謂“時空坐標”,意味著我們創造了二戰后一國經濟高速增長持續時間最長紀錄的經濟體,在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歷史長河中的時間感。

  同時,也正面臨速度換檔,結構調整,動力轉換的節點,其在全球發展大格局中,中國所處的戰略空間。而“哲學思辨”,在于正視過去30多年高速增長積累的矛盾和凸顯風險,所著力的包括供給側改革的全要素、源創新的驅動發展。

  “高質量發展”,筆者以為在今天來講有著其重要的基礎和邏輯。2017年全球經濟復蘇,制造業發展回暖,服務業快速增長,高科技產業增長,區域經濟好轉。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2016年10月份開始超過50%,到現在已連續多個月超過50%。工業企業的盈利,特別是國有企業今年前三季度利潤增長率達到40%。

  此外,房地產經濟平穩發展。服務業今年前三季度增長了8.3%,特別是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增長較快,信息技術中的消費互聯網已發展成為產業互聯網,“萬物+”已融入互聯網、物聯網和腦聯網。今年前三季度高科技和裝備制造業分別增長13.4%和11.6%。區域經濟增長,過去遼寧、甘肅負增長,而今年三季度遼寧經濟增長達到2%,甘肅經濟增長接近5%。

  公報中,沿襲了以往的對中國經濟的“風險警示”,體現在“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也是12月8日政治局會議所確定的“三大攻堅戰役”之一。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使金融更多的服務實體經濟。

  “風險警示”在筆者看來,還有公報以外必須正視的問題,比如在國有企業的改革中,如果我們從資本回報率比較的角度看,近年我國工業資本投資回報率顯著高于日本,和美國不差上下。但是觀察其內部結構,2016年民營企業資本回報率差不多是國有企業的3倍。對比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創造利潤最高的六個部門,國企方面都屬于基本行政壟斷或壟斷程度較高的行業,并且與民營企業利潤貢獻最大6個部門之間沒有一個交集。由此可見,國企整體仍沒解決靠資源行政壟斷、靠準入管制吃飯的體制性局限。

  此外,“十九大”所指的社會主要矛盾從早先“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就意味著人民“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必須看到滿足人民需要的制約條件,也由早先發展水平很低。轉變為發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

  我們還必須看到,深化改革促進有效投資釋放增長潛力,短期是推動宏觀走出下行調整周期關鍵路徑,長期則有助于實現十九大加快現代化目標。因而需要深化城市建設用地行政壟斷體制改革,增加土地供給靈活性和價格彈性,根治房地產泡沫同時更好滿足住房需求并釋放增長潛力。要最大的放松制造和服務業投資管制,擴大制造和服務業對外開放,釋放非國有部門的投資潛能(作者袁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環球財經》專欄作者,和訊網財經評論作者,中國人生科學學會事業發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大學互聯網+與資本運營課題專家組成員,全國總工會中工網特約評論員,營銷專家,時代新光管理咨詢創始人 ,“軟營銷”的創建者)。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