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一知:在路上一一《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作者自序
發表時間 2019-05-29 09:09 來源 中國科技新聞網
發表:辛夏港濱

  出版社:云南出版集團 云南人民出版社

  ISBN :978-7-222-18380-3

  預售折扣價:87元/本,原定價:98元/本
 

  普洱茶,在路上

  方一知從前說話,不自覺地有個習慣,語句中愛用第二人稱,幾乎每一句話都會出現“你”。我們服務的一位茶企老總當面批評指教:方老師,不能老說“你”,應該是“我們”。

  我們進入普洱茶行業14年了,角色與身份潛移默化之間發生了轉化——人們已經忘記你是從北京或山東來的策劃人,我們已然是植根于云南本土的“茶企外腦”。

  北人入滇,外腦落地,一種創意、策略、戰略三合一的策劃方法引進茶行業,某種程度上助推了普洱茶行業的發展。在此之前的若干年,我們從“童子扒雞”的形象設計與市場推廣開始,陸續涉入酒店、餐飲、物業、蔬菜、肥牛、山泉水、石油、化工、潤滑油、地產、家居、銀行等30余個行業,從區域到全國,一直不歇在路上。落地七彩云南,我們的目光被高原特色產業所吸引,一度致力于云南資源型產業的鼓與呼,曾深入精油、香蕉、火腿、腐乳、野生菌等企業的“田間地頭”,直至聚焦普洱茶行業,為越陳越香的普洱茶魅力所折服。

  從茶企外腦的角度看,普洱茶比較其它行業,其與眾不同的魅力表現,方一知提煉出四個字“資源紅利”。

  普洱茶新、老、生、熟,我們一會兒吃熟,一會兒吃老,一年又一年,似乎吃不完。普洱茶主產區版納、臨滄、普洱,繼而擴延至保山、德宏、大理等云南各大茶區,古樹茶、山頭茶、小產區特色茶,我們一年又一年不斷地開發。毛茶醇化、成品后發酵,普洱茶的定義域越拓越寬。普洱茶資源的稀缺性、豐富性和價值特性,吸引了來自全國和全球的茶商茶友。

  肯定有人要問:普洱茶的資源紅利吃完了嗎?抑或言之,普洱茶還有可開采的價值空間嗎?

  試看普洱茶產區的開發熱潮,西雙版納茶區的深耕細作,臨滄茶區的全面布點,熱點小產區一個接一個被挖掘、再發現。風水輪流轉,今日到我家。普洱茶區呢?宣傳普洱茶最得力的普洱(思茅)茶區,尚有很多特色古茶園在茶人們的視野之外。眼下,工藝、倉儲的改進和提升,使得中期茶、高端熟茶大行其道。圍繞產品品質、品格、品位的“品之道”,依然是普洱茶產業現階段的主題,茶行業的主旋律。未來三年左右時間,普洱茶的產品力,有可能釋放一波新的能量。從而,與2006年、2013年的普洱茶熱,形成一個閉環。

  男人的背后是女人,產品的背后是市場。正如太平洋足夠寬廣,能夠容得下兩個大國,普洱茶市場足夠寬廣,可切割出若干個細分市場。而切割市場的那把鋒利的刀,叫做品類。品類創新打天下,一刀制敵,誰與爭鋒?普洱茶的產品創新,大抵是產品品類的創新;看似產品讓人眼前一亮,其實是品類刷新了消費者的認知。品類創新的空間大得很,產品模式的提升空間大得很!因為普洱茶市場大一統的日子,不知何時到來呢!品類分層,圈層銷售,階層消費,導致普洱茶市場充滿旺盛活力。

  茶企外腦方一知認為,普洱茶具備了一軟一硬兩個必要條件:茶產業鏈;好茶標準,意味著普洱茶市場會發生又一次洗牌與升級。原料倉、成品倉,初制廠、精制廠,茶園、茶莊園,茶旅游、茶文化,茶產業鏈的打通和加長,當然更為重要的一個參數,銷售網點與經銷商數量的增長,為普洱茶產品的能量釋放注入了強動力,把普洱茶市場競爭的規格與烈度提到一個新的層面。新老茶、生熟茶,倉儲條件下茶葉品質的普遍認知,好茶標準的市場普及度日益提高,我們可以講,普洱茶市場現階段,沒有一個茶品牌可以通吃天下!相反,戰國七雄、春秋五霸,江東三杰、華山十三先生,在資本、智本的輔助下,將笑傲茶江湖!

  普洱茶產品力唱主角,站在聚光燈下牛逼閃閃的狂傲,三五年后,可能有不被追捧、中年落寞的時候。大激蕩、大變局、大整合的時期不請自來。品牌終究是要閃亮登場的!產品力的時代夠久了,走向品牌力的時代大勢所趨。而從產品力到品牌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中間是一個替代、轉換、過渡的整合期。

  從產品到市場,當今云南普洱茶,還在路上啊。

  茶企外腦,在路上

  北京方一知外腦工作室時期,我們從事過區域策劃和城市經營項目,給地方政府、市委書記寫過咨詢策劃報告。身處皇城根下,“士”的思想很重,以智囊、謀士為榮。身負文武藝,賣與帝王家嘛。跨入“行業策劃”領域,給企業當外腦,這是被逼出來的。因為書記在報告上批示之后,下面傳來傳去,就沒有“落實”的消息了。

  而企業就不一樣。老板老板,專管拍板。事關企業經營,老板不僅拍板定案,而且馬上就會把營銷副總叫到面前。碰到草根老板,當場買單、打款,干凈利落。“企業外腦”可以說就是這么來的。

  踏足普洱茶行業時,茶廠為王,還輪不到茶農占山為王。品牌原創、企業形象包裝、市場營銷策略設計,自然成為普洱茶行業策劃的主要內容。策劃一品堂是寫過報告的,后面就沒有了,有的茶企業連服務協議都不用簽,就直接打款。抵達現場,貼身服務,以企業經營為本,以市場創效為核心,整合策劃與隨機策劃相結合,這就是“企業外腦十八心法”產生的歷史背景。有位認識10多年的茶商當面講:方老師,你這是“市場文化”。

  從企業外腦到茶企外腦,從宏觀到微觀,從面到點,從實用到實戰,我們一路走過了曲折艱辛的心歷路程。

  如果說普洱茶策劃早期,我們狂傲而高調,以指點茶企、痛斥老板為傲,那么隨著2007年下半年普洱茶市場的崩盤,我們的驕傲被打碎了。理想撞見現實,夢想碎了一地。你策劃的企業不行了,你還說什么?如果你還想從茶行業混的話,你就要彎下腰、低下頭,反思自我、打碎自我,當一名謙虛好學的中年小學生,開啟新的成長之路。

  我們不是策劃俠,收拾翅膀飛走啦;我們是茶企外腦,在冬風秋雨中,一年又一年堅持了下來。第一波普洱茶熱,我們瞎貓碰到死耗子,不小心踩到點上;第二波普洱茶熱,我們一半理性一半直覺,與小微茶企并肩作戰在市場。第三波呢?我們肯定有準備而來!

  2017年10月,方一知外腦工作室進入云南12周年。我解散了茶企策劃團隊,開始集中精力,進入創作狀態。千金難買回頭望,歲月輪回慨而慷。企業外腦十八心法推倒重寫!雖然調性不變,但邏輯層次更清晰了。所謂心法,僅限于我們服務小微企業的策劃心得,而不能涵括企業管理的咨詢法則。這里面沒有涉及管理顧問的方法,純粹是從企業經營出發,占領行業制高點,進行市場引爆的一般套路。按照前面提到的那位茶商的說法,其充量就是一個了解普洱茶市場文化的簡約路線圖。

  2006年,普洱茶策劃人、茶企外腦的角色到位后,方一知發過誓愿:以普洱茶行業為載體,摸索一個行業周期性發展和市場運行的普遍規律;以普洱茶企業為對象,探索本土區域性、行業性小微企業生存和發展的規律。我們運用品牌智造、市場營銷、戰略謀劃與資源整合的工具,為云南茶企業創效益、謀福利,攜手走過了普洱茶行業發展的兩個波段。然而,我們并沒有形成理論的成果。只是一堆零碎的感悟,距離理論體系的構建,隔著一個月球的路程。

  好在我們知道,假若第三波普洱茶熱潮興起,我們的操盤工具和市場武器,則應為實戰型普洱茶戰略策劃。戰略可以打太極拳,也可玩直鉤拳,功力強悍者,絕對是七傷拳。我們已是云南本土普洱茶行業的一份子,不用繁枝縟節,不用客套絮叨,不用調研寫報告,看透皮肉,指點穴位,老虎掏心,直達核心。戰略、策略、戰術融為一體,已化為我們的血液,沉淀為我們的潛意識,混凝為“一”。為了這個“一”,為了“壹外腦”,為了下一步普洱茶戰略策劃的試驗和實踐,我們不忘初心,砥礪前行。因為,這是企業外腦方一知的使命和因緣。

  從第一波普洱茶熱潮到第三波普洱茶熱潮,茶企外腦,依然在路上。

  2007年春,方一知留影于勐海茶區

  那年那月,在路上(一)

  必須要感謝一個人。他是我80年代的文友。他和我今生有緣:平生第一次經商,他是合作伙伴之一;來到云南,進入普洱茶行業,他是引路人。

  2005年10月底,我從山之東飛往云之南。大約一周后,我們一起下西雙版納。從云南金實茶葉市場的“茶馬司”開始,一路走訪了19家茶店、茶廠和茶業公司。來到普洱茶原產地勐海,在勐海縣茶葉商會秘書長胡貽臣先生帶領下,我們結識了一品堂茶廠的負責人柯梅富、金云峰,金總柯總就是我們在普洱茶行業服務的第一家客戶。行走的感受,我用散文詩的形式記錄下來。題目是:《在路上》。

  1

  他是一個行者,一個走在路上的人。

  他選擇了行走,而不是固定于一個平穩的姿態。就像一只鷹,選擇了天空,而不似一只鳥,慵懶的棲息在綠蔭覆頂的枝頭。

  從故鄉走向異鄉,從小路奔赴大道,從一片風景趕往另一片風景,從一種境界攀升至另一種境界……

  2

  當一粒一粒的冷雨從胸膛穿過,一縷一縷的陰冷打濕腳底,一陣一陣的恐慌覆蓋心靈,他咬得牙關咯吱咯吱脆響。

  猛然回頭,他望見掛在天邊的七色彩虹,褪盡云霧和風雨后,是那樣的純粹和鮮明。

  哦,他領悟了:煩惱、痛苦、磨難,那是上帝對他的恩賜;挫折、失敗、矛盾,這是蒼天對他的眷顧。于是行者渾身充滿了力量,瘦弱的骨骼一節一節的拔節——一次拔節,一竅頓開;二次拔節,二竅洞然;節節提高,七竅暢通。

  3

  走過黑暗的人,知道沉浸光明中是一種幸福;患過病痛的人,肯定能體會安康是多么寶貴;虛度光陰的人,一旦野馬收韁,他將深深的開掘時間的價值。

  走過山,走過水,走過天南地北的山和水,行者笑攬一片片白云;走過路,走過橋,走過黎明、晨昏時刻的路與橋,他渾然忘卻了路橋之上的點點風霜,只銘記路邊一排排沖天楊!

  4

  選擇了行走,就選擇了一種生活態度,不,是一種生命姿態——與命運抗爭而不是順從。

  選擇了行走,就選擇了遙遙無及的遠方的目標,無論濃霧鎖住道路,還是大雪封死驛站的門扉。

  行走是他唯一的理由,不因心情抑郁而懷疑自己的選擇,也不因暴風雨如錘般的打擊而自毀意志。其實每一刻都會產生放棄的念頭,堅強的神情背后,是玻璃一樣的脆弱。

  最后一段的路程,永遠是最難的。目標近在眼前,他已身心疲憊,仿佛風中繃緊的琴弦,任何一箭冷風都可能射斷那脆弱的一線。健康嚴重透支,尊嚴頻遭屈辱,艱辛壓彎思想,繃緊的琴弦已至極限。這時一個聲音在呼喊:堅持到底,走——完——全——程 !

  5

  行走是一個男人在世間的使命。孤獨是行走者無可推卸的伴侶。

  行走就是離家,離開故鄉,遠走他鄉。溫暖的家在你身后,越走離家越遠,越走離安定越遠,越走離親人與朋友越遠,越走離常人的生活軌跡越遠。

  多少年后,故鄉依然是那個故鄉,家還是那個家,他卻不是原來的他。磨難粗糙了心靈,閱歷改變了性情,歲月洗刷了一切。

  6

  行者上路的時候,一心追逐夢想中的目標,無心欣賞路上的風景。

  野玫瑰的迷人芳香,池塘荷花的爽心氣息,一律被他屏蔽。

  爬上高山,攀援懸崖邊的險境,山崖邊,峭立一枝一枝的臘梅,那一瓣一瓣的心香,沁人心扉;山崖之巔,那一蓬挺撥的雪蓮,似乎迎風微笑,那種風采,在他記憶里回味無窮。

  后來,他走過一望無垠的戈壁灘,走過九曲十彎的盤山路,走過山嶺與森林遞進不已的千年古道,行者慨嘆不已:世界是多么的豐富,早應當一個層次又一個層次深入鉆研。

  7

  莽莽青山,悠悠碧水,從容地,穿過幽幽暗暗、明明亮亮、混混沌沌的無邊歲月。

  蒼天有眼,歲月含情,冥冥之中輕輕撫慰一顆顫栗不已的靈魂,年年歲歲使一顆俗世的心感動。

  8

  歲月漸行漸遠。他恍然感覺有點陌生,仿佛那是隔世的經歷,發生在另外一個人身上。

  遠去的日子里,一滴一滴的汗水和心血,像潤物無痕的細雨,澆灌著一些干涸的白天和黑夜,讓疲憊的心滋潤,讓希望萌芽,讓令人歡愉的成功驀然降臨。

  曾經他渴望成功,一如渴望寧靜而灑脫的生活,最終他明白,從脫離慣性的生活軌道那天起,他就選擇了——煩惱與喜悅同在,苦難與成就并行。他也慢慢體味到,成功不會像白色的鴿子飛過秋日的天空,輕易地落在一個庸者的肩頭。只有歷經冷暖春秋,霜雪落滿白頭,成功才會似俏皮的戀人,在不遠的拐角處,向您眨著歡樂的眼睛。

  9

  因此,他拋棄了陳舊的自己,又一次選擇了上路。30歲在路上,40歲在路上,50歲在路上……行者洋溢著青春活力,羸弱的身體不知不覺長出了一副寬廣而堅實的肩膀!

  在路上,他哼著愉快的小曲,嘴邊不小心流出一曲無韻的歌來。

  在路上,他踩平了腳下數不清的坎坷;在路上,他超越了一個又一個人。后來,行者決絕的超越了自己,在沒有路的盡頭,踏出一條新路。他在這條新路上,豎起了一個又一個路標,讓后來者能夠看到,少走一些彎路,少一些不必要的摸索,少交探路的成本。

  10

  道路磨穿鞋底,雨水浸濕了鞋墊。沒來得及穿上新鞋,復踏上新路。

  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從一片天空到另一片天空,從一行人到另一行人,每一個角落都能找到棲身的家。

  地下室的昏暗是家,潮濕得攥出水的床單是家,五星級的酒店是家,邊城的客棧是家。他的心敞開兩扇大門,接納了進進出出所有的人。

  11

  大道無界,下一個目的地永遠在蒼茫的遠處。

  終點之后是新的起點,抵達卻是為了又一次的出發。路在斑駁的歲月中延伸,冷暖涼熱從身體穿過,一會兒熱似煎熬,一會兒冒出一栗一栗的春寒。冷熱交替,相融共生,竟和諧為一種美妙至極的精神氣候。

  在追尋結果與享受過程的循環交流中,行者的生命空間生猛拓展。

  12

  長城萬里,大河奔流,從寬寬窄窄、快快慢慢、長長短短的歷史穿過,漸漸漸漸,隱入無盡無垠的地平線。

  在視野夠不到的地方,有星球穿梭不息,有銀河波光閃爍,有無數先人的靈魂在舞蹈,有遙遠的未來遮著蓋頭,不肯揭下那一層薄薄的輕紗。

  一切的未知與有知,都框定在無邊無際的時間和空間中,撲朔著謎一樣的歡趣。

  天上一顆星,地上一個人。遙望星空、縱目四野的時候,行者方少許感知,他是一個渺小的人,渺小得只剩下一顆微弱的喘息著的靈魂。落地人間數十年,他嘗試了各種生存方式,把一路上的命運沉浮,刻錄在輕微的靈魂的磁盤里。未來的歲月,他將點燃生命之光,用智慧作筆,心血作墨,大地作紙,書寫一個民間外腦的故事,一個從北漂到南行的山東草根之精神流浪記。

  看啊,藍色的寶石一樣晶美的星空中,有一顆俊美的星子劃過。好像一根小小的火柴,劃著了一堆堆希望之火。那么,點點火光共星輝,就一起來映亮我們身邊的這個世界。

  文末標注,2005年12月于西雙版納。那時版納的山路很不好走,雨水浸濕鞋墊的細節是真實的。卻萬萬沒有想到,數言成讖,擊中了我后來的命運,或者說指引了本人10幾年來的命運走向和心路歷程。

  不管怎么說,來到云南是幸運的。這里要感謝昆明工作室曾經一起共事、一起成長的同事,張利烽、劉相平、蘇維、陳金寶、高永斌、趙家鵬、李昊宸、何承全,等等數十人;感謝勐海茶葉商會的秘書長胡貽臣先生,我稱其為“外腦的外腦”,有如進入勐海普洱茶的大門,胡秘書長是最開明的向導、頂智慧的外腦;感謝數次通力合作,空中打擊與地面強勢推進,一直配合默契的茶界獨立觀察者與評論人白馬非馬先生;感謝幫助過我們的茶界前輩與媒體朋友。

  雖然名單較長,但也要列舉如下,感恩那些我們服務的茶企老總,給與我們信任與現金的茶企負責人以及投資人:金云峰、柯梅富、陳合友、張根富、黎琳、曾運華、蔡輔亮、曹子林、譚梅、董國艷、周昆、申玉哲、劉麗和、張明富、李金柱、趙華瓊、巖文、張廣義、江濤、蘇墨君、趙益群。

  當然不能忘記,我來云南的引路人。他打開新局面的能力很強,2005至2008年初,做了幾件有利于云南普洱茶產業發展的事情:采編出版《中國普洱茶百科全書》,出版發行《普洱茶周刊》,組織舉辦“中國普洱茶戰略聯盟高峰論壇”。本來我覺得普洱茶是小行業,客串一把就打道回山東府,沒成想,我這個打醬油的過客,反而留了下來,把云南當作事業基地。而他在云南輝煌了不到三年,便離開了,從此斷了音信。掐指一算,失聯10年。偶爾想起,我還擔憂他的身體,畢竟年過半百。上個世紀80年代我們相識,30年了。可是,黃鶴一去不復返!這個勇于創業不善守業的老兄,我很想念他。

  盡管他一身載譽載毀,有人至今還記著他的不好,但我還是要寫出他的名字:張建光。

  那年那月,在路上(二)

  命運真是個神奇的家伙。

  有時生活比想象更精彩。

  話說公元2019年1月16日下午,深圳飛機場人來人往,穿流如梭。方一知與一位老茶人匆匆趕往登機口。也許是多年的習慣使然——只要有時間,就去逛機場書店,也許是心念一動,靈光一閃——去買本書。而當我彎腰拿起崔永元的新書《有話說》,正直起腰桿的剎那,眼神忽然有點兒恍惚,一時愣住了!差點脫口而出。

  “老天讓我倆緣分不絕”,建光兄哈哈大笑,熟悉的聲音里,夾雜著一絲豪氣。

  在路上,曾丟過手機,很多朋友因此失去音信。酒店吃飯,套在座位上的中山裝,兩次被掏去錢包,一下子變成失去了身份的人。可是幸運的是,走南闖北的路上,不經意之間,偶遇多少故交舊友!

  張建光邀我去北京、去香港。看來我們的故事沒完哪。

  不過我說,還是回昆明吧。回到普洱茶世界中去,續寫一個民間外腦的“南行記”。

  普洱茶的市場空間,就像一個魔球,開始變得眼花繚亂。最大的看點是,由平面變得立體,由過去平面的圈層銷售,向立體的階層消費演變。我是觀察者、參與者,機緣契合的時候,或許是貢獻一點微薄力量的策劃者、推動者。

  與昔日老友一別10多年,方一知話里話外早沒了最初的京腔京味兒,尾音偶爾冒出云南方言“嘎”。現在的身份是茶企外腦,已習慣了運用土辦法解決茶企問題,土打法應對市場變化。一旦走過普洱茶初級階段的第三周期,走過普洱茶的產品力時代,普洱茶外腦方一知的歷史使命便告結束了。

  珍惜當下腦力最好的壯年時光。專一、專注,一根筋,守住普洱茶外腦策劃這一件事兒,一門深入,直搗龍庭。要承認,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當我感覺精力無可阻擋的逐年遞減時,常自嘲:外腦策劃其實是個體力活兒。或許用不了五年,三年以后,我就告別黑白顛倒、陰陽失衡的企業外腦的日子,復歸普通人的生活節奏。

  是啊,我們每一個上進的人,努力進取的人,都是這個時代的樣本。在拋物線似震蕩不停的普洱茶世界里,我們曾經是外腦策劃的活樣本。而當歷史的風吹過,我們就是那個風干了的樣本。終究,被歲月的塵土淹沒。所以,人活的只是過程,是在路上的苦和樂。

  一片葉子背后,是人性、人生,是格局,是命運

  江山代有才人出,優勝劣汰七八年。

  云南普洱茶行業,七、八年一個周期性變化。我們服務的茶企業,也是在路上啊。

  遙想2006、2007年,我們樹立了企業標桿,搖身一變為“策劃大咖”,外腦策劃遂成為普洱茶行業的稀缺性資源。幾乎前后腳,方一知接觸了兩家“準客戶”。一家是位于瀾滄縣的轉制茶廠,股東60多個,當時一聽馬上頭大了,我們服務的茶企就是因為股東多而影響了經營決策呀!另外一家其實是“準茶企”——幾位20幾歲的青年人,籌集100萬元準備進入茶行業。對方開出了條件,方老師愿意幫我們策劃,可以給您百分之三十至五十的干股。事情過去10多年,估計兩方早已忘記了,他們這些年不知見過多少策劃公司、策劃人。可是我沒忘啊,問題一直在我頭腦里打轉。

  因為這兩家茶企,如今是普洱茶界的優秀代表。一家名為瀾滄古茶,一家名為潤元昌。

  瀾滄古茶董事長杜春嶧女士,通過引進職業經理人,強勢出擊市場,從而擺脫困境,一躍而入普洱茶龍頭茶企行列。潤元昌茶業董事長李子超先生,率領年輕的團隊,在短短十年布局了大班章茶區、春茶潤活發酵、陳茶匯、柑普茶、妙貢堂白茶,打造了高端普洱茶的標桿品牌,成為近年成長性最快的茶界新銳。

  而我們服務的茶企,有幾家的條件當時勝于上述兩家,可為什么沒有成長為一流茶企呢?

  一片葉子的背后,是立意?是格局?是人生境界?是人性?是命運?

  方一知就頭腦里打轉的問題,問教于知名投資家、朗威投資控股集團董事長趙益群先生。他講,商業的成功,某種程度上是“反人性”的。所謂慈不掌兵,義不養財。但在一個團隊型組織里,只有散財,才能聚才。這要看一把手的眼光與格局。辦企業,可以是家族企業,可以講家文化,卻不能是家族式管理。最終企業文化的優勝者,是組織文化;企業最大的利潤,是組織利潤。

  趙益群董事長分享了獨創的“利潤模型”:1.勞動利潤;2.商業利潤;3.產品利潤;4.資產利潤;5.資本利潤;6.智本利潤;7.組織利潤。從另一個別致的角度,解讀了小微企業為什么長不大,一直在路上。

  這也啟示,實戰型普洱茶戰略策劃的高級境界,為服務企業注入系統,打造組織體系。

  一片葉子,把我們的命運鏈接在一起。這條命運鏈上,結下了太多令人回味的故事。

  最后感恩我的父母、家人,是你們的支持,支撐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我還要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迎著明天冉冉升起的太陽,在路上。

  預售折扣價:87元/本,原定價:98元/本

  均有作者方一知親筆簽名

  發貨時間:預計2019年7月

 

  識別下圖二維碼,購書支持作者


 

  方一知微信:wnfangyizhi

  【企業外腦微刊:qiyewainao】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