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獨家連載 |茶話篇(4)
發表時間 2019-09-03 10:44 來源 未知

  普洱茶的邏輯

  寫下這個題目,估計罵聲一片。

  方一知不是茶葉種植、制作專家,不是茶文化學者,不是學院派教授、研究員,也不是從業多年的資深茶人,僅僅是一個工齡十三年的茶企外腦,頗覺底氣不足。是不是表達委婉一點?是夜,方一知硬著頭皮,在筆記本電腦上敲下一行字:《從茶企外腦的角度,試談普洱茶的簡明邏輯》。既然談普洱茶的邏輯,干嗎還縮手縮腳?什么簡明邏輯,邏輯還有簡明與煩瑣之分?終于,責任心戰勝了虛榮心。

  茶企外腦方一知敞開胸懷,將自己對普洱茶行業發展的觀察和思考,一五一十展示出來,以期引起業界專家和茶企老總的關注,進而展開深入的討論、爭論,這在普洱茶當下微妙的市場形勢下,茶企如何奮進,市場如何突破,應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因為誰思維敏捷,弄懂、弄清普洱茶的邏輯,誰著先鞭,誰先站位,實在是關乎茶企下一個十年的生存與發展。

  下面,就從企業外腦的觀察角度、思考主線和戰略預測出發,對普洱茶的曲線脈動及其內在邏輯,進行一番考量。

  一、普洱茶資源的特殊性和市場生命周期

  眾所周知,普洱茶具有越陳越香的后發酵特性。它超越了一般食品、飲品的保質期,從而拉長了其市場生命周期。

  陳茶與陳酒一樣,具有品飲價值、收藏價值、文化價值,另外還具有金融屬性。表面看來,不就是一片樹葉嗎?不就是個農副產品嗎?可是,誰能肯定的判斷,普洱茶的市場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長?

  你若有心,則會發現普洱茶的怪現象:國內若干產品的市場競爭,往往表現為激烈的終端爭奪戰、品牌撕逼戰,而普洱茶的經銷商和散客,剛開始往茶廠跑,后來往茶山跑,更令茶界之外的人士不解的是,山頭之上、茶農家中,竟變成茶葉交易所、茶葉零售店。交易雙方,不看品牌,不看實力大小,只關心原料的稀缺性和真實感。

  你還會發現,普洱茶界內外的無數專家,對普洱茶產業發展的曲折性,總是估計不足,對普洱茶市場變化的預測,總是被一輪又一輪市場的無常變動,屢屢打臉。比如專家們樂觀的宣言,寒冬之后,普洱茶的春天就要到來了,然而,冷觀一個個普洱茶專業市場,依然門前蕭條車馬稀,遲遲不見市場行情的好轉。

  從另一個角度觀察,進入普洱茶行業的大公司越來越多,普洱茶投資的門檻越來越高。方一知外腦團隊2006年服務一品堂,1200萬數額,已是當時勐海外來投資茶廠中的第一名。2013年,據說雨林古茶坊持續投資5個億。近期進入或準備投資普洱茶的資金盤,據說高達數十億,內幕人士講可能過百億。中國普洱茶大舞臺,看來會好戲連臺,而普洱茶市場的變臉節目,還將依次上演。

  二、新時期云南普洱茶的第三次浪潮:中老期茶?

  我們單刀直入,直接切入普洱茶的衡量標準。

  一杯好普洱的評價標準,讓根性質樸的云南普洱茶經受了反復的折騰。對,就是那個三要素:好的原料+好的工藝+好的倉儲。好普洱三要素,要求精制茶廠嚴格提高生產工藝,倒逼茶商茶客深入大山找稀缺原料,無意中揭示了普洱茶產業進化的三大主題,暗合了普洱茶行業發展的軌跡。

  先舉一個例子,某咨詢公司給一家茶企寫了厚厚的咨詢報告,產品定位為“放心茶”。其實普洱茶精制加工廠在2006 年、2007年,便紛紛操辦綠色認證、食品生產許可證(QS), 早已把豬圈普洱茶的帽子遠遠甩到太平洋去了。

  但凡了解普洱茶的產業發展歷程,就會知道,每一次普洱茶的演變,都伴隨著產業鏈上對應環節的完善,及相關標準的建立。2006年至2007年,迎來了新時期云南普洱茶的第一個爆發點,普洱茶的新茶產量猛增。那時北方大多數普洱茶消費者對普洱茶沒有完整的概念,以為普洱茶就只是湯色紅濃的普洱茶熟茶。2007年下半年普洱茶市場大幅滑落以后,政府和協會痛定思定,于2008年12月主導建立了中國普洱茶國家標準。2013年至2014年,普洱茶拼配與發酵的常識已全面普及,茶商茶友對茶廠的工藝水平和制作能力不是那么挑剔了,眼光和關注點便轉移到了原料“古樹、純料、單株、高桿”之類上去。

  如何界定古樹茶,如何解決茶山資源的過度開發問題,各地陸續出臺《臨滄市古樹茶保護條例》《西雙版納州古樹茶保護條例》。

  云南茶區地域廣闊,約定俗成版納、臨滄、普洱三大茶區,其實保山、大理、德宏等州市的古樹茶資源也非常可觀。對古茶園的跑馬圈地,依然是新晉茶企產業鏈打造的重點。然而,普洱茶的風向悄悄變了。普洱茶的倉儲——原料倉、成品倉,以至“原產地窖藏”,已然成為實力茶企產業布局的重中之重。普洱茶的生產成品只是半成品,后期的陳化發酵過程,才能成就普洱茶的完整價值。相對于廣倉、莞倉,昆明倉的存儲價值,30年普洱陳茶的昆明干倉存放價值,開始被發掘、發現。

  我們不能武斷地說,新時期普洱茶第三次浪潮的主題就是倉儲、年份茶、后發酵,是中老期茶,但隨著昆明倉的被重視,普洱茶最后一塊倉儲高地的價值認知,倉儲標準的研究和編制,離我們不會遠了。回頭看,普洱茶的關鍵詞原料、工藝,在過去十數年中掀起了兩波普洱茶市場浪潮,那么倉儲這個關鍵要素,會不會推動普洱茶行業的變革,又一次激起市場巨大波瀾呢?

  三、續談云南普洱茶的三次浪潮

  非常幸運,方一知外腦團隊介入普洱茶恰逢其時,而且一路跟進,并通過創新的方法論,在不同的時點,領先于行業半拍。2006年一品堂建廠,為保證產品品質,30萬年薪聘技術總監,組建兵強馬壯的技術團隊;2012年服務勐海國艷茶廠,零距離和雨林古茶坊的原料收購團隊接觸,一起吃晚餐的飯桌上,靈感突發,創意出了國艷茶廠戰略大單品世外茶源·古樹青餅;2017年,策劃云沐堂茶業的普洱陳茶項目,打響了昆明倉正式亮相的第一槍,將昆明倉·年份茶推到了茶友茶商以及社會各界人士面前。

  在現場,方一知親身感受了普洱茶脈搏的跳動。

  方一知不怕以偏概全,大膽地將普洱茶產業發展三個時段的主體,簡明概要為:2006~2007第一波:生茶和熟茶;2013~ 2014第二波:古樹茶和山頭茶;2018年后第三波:新茶和老茶。這個新,特指時尚便捷型快消品;這個老,即中老期普洱陳茶。一新一老,說明普洱茶市場將傳統和時尚切割開來,傳統與時尚并行的趨勢日益明顯。新瓶裝老酒,老茶餅新包裝,用年輕人喜歡的絢麗色彩時尚風,去包裝、提升傳統的普洱茶餅,新老融合的現象也很突出。透視本質,用方一知的話表述,十數年來,普洱茶依然處于產品力時代。橫看豎看,就是一片葉子的故事,一片茶葉在產業鏈上的舞蹈。

  昆明倉的破局而出,昭示著廣東倉與云南倉雙峰對峙,繼而融通局面的形成,組成了普洱茶倉儲的完整譜系。退一步講,即使由昆明倉、原產地倉儲支撐的年份茶,所引發的第三波普洱茶浪潮,是一個偽命題,但著眼于打造普洱茶完整產業鏈的角度,從工藝、原料到倉儲,亦終于構成了一個循環往復的閉環。

  四、資本助推、智力支持與商業模式設計

  我們了解到,云南信茂茶業集團在昆明呈貢區建萬噸茶倉,中吉號茶業投入數千萬建設昆明成品倉,勐海云河茶廠投入數千萬在珠海高新區建立云河老茶倉,可見倉儲空間的布局,原料倉儲能力的擴大,某種程度上形成了大公司、龍頭茶企、實力茶企老板的共識。至此,普洱茶的原產地倉儲已成氣候,普洱茶的倉儲發展史漸漸勾勒出清晰的輪廓。

  固然,思維縱橫跨越,對普洱茶產業邏輯的梳理十分重要,而作為實戰型的茶企外腦,卻不能僅僅停留于概念認知的層面,我們更關注茶企的落地點和變現方式。

  比如,雨林集合店的新品開發方式和打包銷售模式,柏聯茶窖的體驗式營銷和打包銷售模式,頗具創新點。原來茶品還可以這樣賣。

  茶企外腦方一知善意地提醒各位茶企老板,當產業鏈包括倉儲環節基本完善之后,你的意識系統要隨之進化,要注意“雙輪驅動”和“三大注意”。

  所謂雙輪驅動,既要找魂又要找核,找到企業現階段的靈魂與核心的東西。為企業找魂,即價值理念設計,包括核心理念和核心創意;為企業找核,即商業模式設計,包括盈利模式和運作模式。一方為理念驅動,一方為盈利驅動,我們視之為助推企業發展的雙輪驅動。

  每個茶企的“企情”不同,魂與核等等不一。而所處的行業背景大抵是一致的。2018年后,新茶(時尚便捷型快消茶),老茶(中老期普洱陳茶),倉儲陳化,已是茶企老板不可回避的三個關注點。由此延伸的三大注意,理應成為茶老板們的共同注意點。

  1.新品的開發,注意傳統與時尚的有機結合。其中有度, 其中有術。

  2.老茶的附加值,注意通過商業模式的創新去體現。其可發掘的價值空間非常大,其可運作的市場空間非常大。

  3.倉儲體系建設,注意盈利模型的構建。可做加法,也可做乘法,最笨的只體現為出入庫的倉庫功能。

  每個實力茶企的背后,至少都站著一個資本。不然僅靠小微茶企的常規產品銷售,是沒有可能在幾年內,一個環節又一個環節打通產業鏈條。離開資本支撐的產業鏈打造幾乎是不存在的。當然有的茶企老板,每每抓住行業的機會點,遵循“低買高賣”的普洱茶經營規律,十數年大致完成了普洱茶產業鏈的構建。那么,方一知要表白一個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茶企老板要善用金融資本和智力資本。利用杠桿原理,以智力杠桿撬動企業資源,以金融杠桿推動企業發展。

  再補充一句,善用資本的另一個表現是,借鑒資本的思維方式和做事方法,應用于企業經營與價值創造。資本哪一天退出了,其精華留下了。

  五、普洱茶大趨勢:從產業鏈打造轉向價值鏈創造

  茶界上市公司中吉號茶業董事長楊世華先生,對中吉號過去的十年總結為產業十年,展望中吉號未來的十年則是價值十年。

  是的,過去的十年,大公司、龍頭茶企、實力茶企,從茶園基地、初制所、莊園、原料倉,到精制廠、成品倉,乃至茶文化旅游,銷售網絡,基本完成了茶產業的布局和完整產業鏈的打造。今后將走向何方?或言之普洱茶行業的升級方向在哪里?

  方一知外腦團隊是以品牌智造的方式切入茶企策劃的,早期幾個案例皆以品牌原創和產品創意設計為工作重心。后來可笑的是,我們發現茶友、茶客多半只看茶品不論品牌。說實在的,每家茶企的產品質量大差不差,都有幾款拿手的好茶。有時真搞不清,是品質為上,還是品牌為上?

  如果說過去的十年,以產品價值優先,那么可以預見的未來,市場價值、品牌價值、文化價值,會逐漸在茶行業、茶企業呈現出來。產品力,會讓位于創新力、銷售力、品牌力。企業價值的考量指標,將發生顛覆性的變化。

  換一個維度而言,雖然很多茶企錯過了前兩撥普洱茶熱的紅利期,但新老茶、倉儲陳化的行業熱點,可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如何尋找、挖掘和呈現價值點,以收獲倉儲陳化、新老茶帶來的紅利,進而站位與拓展更大的市場空間,這該是諸位茶企老總迫切考慮的問題吧?

  茶企外腦方一知可以負責任地講,在相當長的市場周期內,普洱茶的價值還會有一次或幾次精彩的綻放。再縮小包圍圈,普洱茶的產品價值,普洱茶的市場價值,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一定會有精彩紛呈的能量釋放和價值呈現。

 

作者簡介

 

  方一知

  山東人,企業外腦專家,中國本土企業外腦理論與實踐體系創導者與踐行者。

  1998年,從國有大型企業辭職,投身咨詢策劃業。2003年,創辦北京方一知外腦工作室,出版了《企業的外腦》一書。20年來縱跨幾十個行業,積累了上百家本土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外腦策劃經驗。

  2005年10月進入云南,是國內第一家進行普洱茶企業策劃的外腦機構。常年為十余家云南本土茶企、成長型茶企、外來投資茶企和小微茶企提供外腦服務與智慧支持,被媒體稱為“茶企外腦” “普洱茶外腦” “普洱茶策劃第一人”。

《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

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

識別下圖二維碼,支持作者

方一知微信:wnfangyizhi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