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獨家連載 |附錄(2)
發表時間 2019-09-16 09:25 來源 未知

  茶企外腦:方一知

  他是“60后”,是20世紀80年代的理想主義青年,工作后在某特大型國企進行文化方面的宏大敘事,鼓搗過當地第一家廣告公司,寫過行業第一本文學評論,參與了當地第一個上央視的藝術專題片,提出了區域策劃方案,意欲經營城市。而他在事業最輝煌的時候辭職下海,組建了“方一知外腦工作室”,走上了非官非商的第三條獨立道路,服務的都是小微企業。而到了2006年以后,干脆服務的全部是普洱茶界的小微。用他的話來講,人生50年,理想越來越小,膽子越來越小,事情越做越小。這是怎樣的一種心路歷程,為何要告別喧囂與熱鬧,告別曾經的大場面,不再走南闖北,指點江山,激揚文字,而是躲進普洱茶的世界里,為“沉默的大多數”——普洱茶小微企業代言?

  從山東海濱到北京,從北京到深圳,從深圳到云南,用方一知的話來說,他是來取人生真經的,就跟《西游記》一樣,他有自己的《南行記》。在他看來《西游記》寫的其實就是一個人的心路歷程,即從頑童到狂妄的理想主義青年,再到社會上碰壁栽跟頭,然后幡然醒悟,走上了人生的自我修煉之路, 最終取得了人生的真經。

  我很贊同方一知先生的觀點,跟他探討說,孫悟空這個人(猴?)很有意思,就像一個人小時候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都要闖闖,也就演繹出了大鬧東海、冥府、天宮的故事,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孫悟空這個小屁猴想象出來的,并不見得是真事,就像很多小孩豪言壯語我將來要干嘛、干嘛,結果大多兌現不了。結果其被如來佛一巴掌拍醒,壓在五行山下,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不過是個不得正果的妖猴而已,于是在觀音的點化之下,生起了向道之心,跟著唐僧小心翼翼降妖伏魔,更多的降服的是自己的心魔,按照佛家的說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就造成了曾經牛哄哄的孫大圣,經常打不贏攔路的小妖怪。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尤其是耐得住寂寞,嚼得了菜根,做得了小事,可謂難上加難。

  當然,曾經的方一知只是個理想主義青年,并不是大鬧天宮的潑猴,但其心路歷程與孫悟空先生類似。用他的話來說,自己生于20世紀60年代,從小接受的是改造人類,改造地球, 拯救世界的教育,是喜歡宏大敘事的一代人。自己年輕的時候也鼓搗過很多“大事”,在當地文化界的影響不小,就像孫悟空一樣在天界也結交了許多神仙,找了許多可以依靠的大樹,憑借這些還可以鼓搗出更多更大的事來。但他在16年前主動放棄了,因為他覺得不真實,這不是自己的本事,而是憑借的是體制內的資源。于是他把自己從體制內放逐,主動下海,走向了策劃人的道路。

  做策劃16年,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方一知也從來不找過去的朋友與領導幫忙,也不再碰宏大敘事的東西,而是讓理想接上地氣,致力于做小、做專、做精,不去為大企業錦上添花,而是主動為小微企業雪中送炭。他覺得服務大企業太虛了,大把大把花錢,策劃究竟有沒有效果很難衡量,而且大企業集萬千寵愛于一身,自己沒必要再去湊熱鬧。他關注的是“沉默的大多數”——小微企業,他們不善于做,又不會說(宣傳),都是搞夫妻店與小作坊的,怎樣來服務好他們,也就是服務好了行業的主體,因為行業里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小微企業。這些小微企業做專業了,發展壯大了,行業才有真正的希望,因為他們才是行業的脊梁,代表著行業的未來。

  也因此,我們發現,方一知先生進入茶行業做策劃的起點不低,第一炮就轟出了個云南一品堂品牌形象策劃。普洱茶2003年才剛開始興起,百廢待興,到了2006年普洱茶給世人的形象還是一個山中土財主的感覺,被業內人士美其名曰“保持普洱茶的傳統特色”。說幾句那幾年做普洱茶形象包裝的笑話,當時幾乎所有的廠家綿紙設計一定要用黃顏色,或者紅顏色,說是普洱茶的湯色是紅的,普洱茶曾經瑞貢天朝,黃色是宮廷色,是富貴色,一定要用茶馬古道的素材,因為這才能體現普洱茶的核心文化。正在大家誰比誰灰頭土臉的時候,一品堂的品牌形象破天荒地出來了, 全面突破傳統玩法, 將國畫——茶畫等沖擊眼球的元素引入包裝設計之中。方一知用他的外腦智慧,通過服務一品堂為普洱茶界做了第一個品牌CI形象系統,就如同1988年太陽神的CI橫空出世一樣——“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一品堂的形象系統就如同太陽一樣,照亮了同行被傳統桎梏的心胸,從此普洱茶的品牌形象走上大膽創新之路,呈現了八仙過海,各顯其能的熱鬧。

  但這個創造茶界奇跡的人,卻甘于平淡,從不參加研討會、高峰會議,幾乎不拋頭露面接受采訪,而是藏在小微企業的后面做起低調的幕后策劃人。到云南來,8年服務8家普洱茶企,將曾經負債百萬的老板助推成身家數千萬的富人,把淳樸不善言辭的夫妻店主,培養成能對著鏡頭侃侃而談的企業家。而他定位于服務小微企業,也只能賺點小錢,發不了大財。用他的話來說,如果為了錢,那就得跟自己定個目標,今年賺100萬,明年賺1000萬。但他不是為了錢,他讓小微企業賺大錢,而自己取的是人生的真經——這是比賺大錢更大的一筆財富。

  2006年,我身邊的朋友都在議論一品堂與方一知。方一知是哪路神仙,怎么空降來云南,干出這么大的動靜來?我們都想見見真人。

  后來沒過多久,機緣巧合,我在朋友“設狼”徐海濱的設計工作室邂逅了方一知,在一起喝茶。事后“設狼”說,這方先生一看就有異相,長得有棱有角。當然這是開玩笑的。我對方一知這個名字好奇,覺得起得太好了,一交流才知道,其含義是“人生四十方一知”。

  當時,我才三十出頭,滿懷做茶激情與理想,就像大鬧天宮的那只猴子,想入非非,但籍籍無名。跟方老師的一面之緣,8年后我提起,發現方老師早忘了。

  而現在,我已經快奔四了,而方先生也50歲了,到了知天命之年,不知他的人生真經取得怎樣,估計不再是“人生四十方一知”,至少是“方三知”了。見方一知的第二年,就是2007年我按自己的理想主義方式來做茶,結果栽了一個大跟斗,從2008年起我也走向了心路歷程,走向了人生自我約束與修煉之路,取真經不敢想,但求問心無愧而已。

  其實,我們都是一路人,都是理想主義者,注定要走類似的心路歷程。感謝有方先生這個老理想主義者的光芒照著后進的路途,讓更多的人為“沉默的大多數”代言,取得人生的真經。
 

  文/白馬非馬

  (原載《云南法制報·云茶產業》 2014年2月13日)


作者簡介

 

  方一知

  山東人,企業外腦專家,中國本土企業外腦理論與實踐體系創導者與踐行者。

  1998年,從國有大型企業辭職,投身咨詢策劃業。2003年,創辦北京方一知外腦工作室,出版了《企業的外腦》一書。20年來縱跨幾十個行業,積累了上百家本土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外腦策劃經驗。

  2005年10月進入云南,是國內第一家進行普洱茶企業策劃的外腦機構。常年為十余家云南本土茶企、成長型茶企、外來投資茶企和小微茶企提供外腦服務與智慧支持,被媒體稱為“茶企外腦” “普洱茶外腦” “普洱茶策劃第一人”。

《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

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

識別下圖二維碼,支持作者

方一知微信:wnfangyizhi

 
篮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