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獨家連載 |附錄(5)
發表時間 2019-09-19 09:45 來源 未知

  昆明倉30年陳茶標本首次品享會在昆舉行

  30年的普洱茶,歷經多年歲月的沉淀,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2018年1月27日,昆明倉30年陳茶標本首次品享會在云南省民族茶文化研究會會議室舉行。

  會議由云南省民族茶文化研究會、云南普洱陳茶專業委員會主辦,中國普洱茶網、茶窩網、亞太茶業和云南云沐堂茶業有限公司承辦。云南省民族茶文化研究會終身榮譽會長李師程,以及陳正榮、何學鵬、胡炳、盧明革、密其寶、江濤、白馬非馬、方一知、陳玖玖、朱澄、陳建祥、陳羅斌等茶界專家、知名茶人,與新華社記者,共計30余人,參加了本次品享會并進行了現場品鑒。

  一、從時間和空間的角度認知普洱陳茶

  如何界定老茶、陳茶,普洱茶界眾說紛紜。會上,李師程會長首先從哲學的高度,從時間、空間的角度講起,對“陳

  茶”的概念進行了詳細的解釋。對于物質來講,大到宇宙,小到基本離子,它存在的條件,第一是時間,第二是空間。而普洱茶的轉化,同樣離不開時間和空間這兩個條件。空間不像時間好理解,比如這個老茶是什么山的原料,生存在什么空間,后期擺放在什么空間?什么樣的環境、氣候,什么樣的生物菌種?擺在昆明,還是版納,或者易武,差別很大。產品原料的生長環境、制作環境、后期的存儲環境,這些都是空間范疇內的問題。

  李師程表示,在云南省民族茶文化研究會之下成立云南普洱陳茶專業委員會,目的之一就是要強化研究的功能。為什么稱陳茶而不是老茶?老的概念很混亂,陳的含義更包容,既包括陳年還涵蓋陳放、陳化的意思。普洱茶越陳越香,這個陳字需要時間和空間兩個條件同時具備。

  二、加大研究力度,推動建立倉儲標準

  云南普洱陳茶專業委員會主任、云南云沐堂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江濤,于20世紀80年代初從事茶葉銷售業務,90年代工商注冊“云南普洱茶昆明經營部”,是較早與臺灣人進入易武茶區的云南本土茶人,也是最早加盟大益普洱茶的經銷商。他用30多年時光,見證了普洱茶的后期倉儲變化,尤其是昆明倉的普洱陳茶不同年代的轉化狀況。

  江濤認為,沒有倉儲陳化和后發酵這一環節,普洱茶就是半成品。只有經過歲月的沉淀,普洱茶的生命歷程,才是一個完整的過程。

  江濤說,從廠家原料出來的產品,需要我們的中轉商后期來存放它。作為云南普洱陳茶專業委員會的發起單位,我們2018年的工作計劃之一,就是組織專家和資深茶人,分課題進行陳茶的研究,特別是推動制定倉儲標準。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我們還要建立云南普洱陳茶博物館。

  六七年前,中國普洱茶網、茶窩網開始嘗試建立普洱陳茶數據庫。中國普洱茶網掌門人付穎介紹,2006年是一個標準線,2006年以后的容易認知,2005年之前的需要搜尋很多史料。與江濤先生結識后,給我們一個啟發,即找樣本茶,找經得起時間檢驗的昆明倉標本茶。這次我們共同推出了兩款30年的純昆明倉陳茶樣本,就是通過大家的品享,能客觀、公平、公正地來評判昆明倉,評判普洱陳茶的轉化,從而記錄下靠譜的數據和有價值的信息。

  三、關于普洱陳茶的兩種泡法

  與會嘉賓分別品味了1986年昆明純干倉宮廷熟普及20世紀

  70年代末期藍印。兩款陳茶分別使用了兩種不同的泡法,一種是常規泡法,一種是大投茶量的“游氏重泡法”。

  “70后”理工男、有著12年普洱茶從業經歷的游賢用先生,用他鉆研的一套沖泡方法,20克的大投茶量,洗茶5遍。別開生面的重泡法,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頓時現場氣氛活躍起來,一片茶趣盎然。

  國家一級評茶師、茶專家朱澄現場評茶:宮廷必須是90%~ 95%以上含芽量,這個1986年的茶就非常好。再說藍印模具

  的問題,省公司的模具和壓制會厚一點,餅中心高度2厘米, 邊緣過渡到1厘米,周長18.5~19.5厘米。

  來自深圳的茶商陳羅斌先生,向嘉賓介紹了茶、水、器、火四者的關系。利用活火茶燈,將水溫升至沸點,沖擊茶葉, 高香更為顯著。再經過游氏重泡法大投茶量的拍打沖泡,茶與水深度融合,茶湯飽滿, 甘甜潤滑, 糯糯的香味令人妙不可言。

  四、30年昆明倉樣本茶的核心價值

  茶行業獨立觀察者與評論家白馬非馬回顧了普洱陳茶的發展脈絡,以前的話語權在香港倉,后面過渡到東莞倉,2014年以后,昆明倉開始熱。白馬非馬認為,昆明倉有兩個特點:第一,比較慢,商業價值變現非常慢。在廣東放三年到五年,相當昆明放十多年。廣東的茶相對是速成茶,昆明的是一種慢養倉。昆明以香氣取勝,廣東柔順滑。第二,普洱茶是時間的藝術,通過時間來提升品質,轉化價值。昆明倉雖然慢但比較安全。比如86年代宮廷,到現在32年,從廠家直接到倉庫,茶葉放在昆明一個是安全,一個是靠譜。

  企業外腦專家方一知的外腦觀點是,昆明倉30年陳茶標本首次品享會,貴在首次,打響了“昆明倉”正式亮相的第一槍。昆明倉、30年、陳茶標本,三個關鍵詞組合首次使用,刷新了廣大茶友對老茶、陳茶的認知和印象,表明昆明倉年份茶在普洱茶市場上的一席地位,某種意義上引領了市場流向,這在普洱茶界是一個不可忽視的亮點。

  在會議的最后,云南省民族茶文化研究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陳正榮總結道,南北口味不同,陳茶爭議多,希望這樣的品享會能夠一直延續下去,讓每一位愛茶人喝到純昆明倉的普洱陳茶,爭取在云南培養出一批專業評鑒人才來。希望陳茶專業委員會組織力量,盡快開展昆明倉普洱陳茶的研究、傳播和推廣,以推動云南普洱茶的持續發展。
 

  文/水方子

  (來源中國普洱茶網 2018年2月6日)

作者簡介

 

  方一知

  山東人,企業外腦專家,中國本土企業外腦理論與實踐體系創導者與踐行者。

  1998年,從國有大型企業辭職,投身咨詢策劃業。2003年,創辦北京方一知外腦工作室,出版了《企業的外腦》一書。20年來縱跨幾十個行業,積累了上百家本土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的外腦策劃經驗。

  2005年10月進入云南,是國內第一家進行普洱茶企業策劃的外腦機構。常年為十余家云南本土茶企、成長型茶企、外來投資茶企和小微茶企提供外腦服務與智慧支持,被媒體稱為“茶企外腦” “普洱茶外腦” “普洱茶策劃第一人”。

《一知在說:企業外腦實戰普洱茶》

出版:云南人民出版社

識別下圖二維碼,支持作者

 

方一知微信:wnfangyizhi

篮球小说